那么孤单,却说一个人好。

「哎呀呀你后面一定会忘了我对吧」
「孩子你想多了吧」
你想得太多了,只要是你,我什么都不会忘。

真的很想再见你一次,
我还记得我们一起画的那幅油画,
还记得一起夹在书里的青花书签,
还记得我们一起坐了一天的公交,
还记起你手把手教我下国际象棋,
还记得你说对的我们一定会再见,
还记得你输着液体对我说活下去,
一寸相思一寸灰,
现在你我隔了厚厚一层灰。

【花邪/瓶邪(?)】跳楼

重复从楼顶摔下来的人

吴邪这次也是凌晨醒来的,他揉了揉睡的乱糟糟的头发,慢吞吞地下床走到了窗户边。
凌晨的天空是深邃的黑,吴邪是住在城郊的,于是才看见了深秋夜空中闪烁着的星子。
“哈~睡眠质量越来越差了啊……”吴邪伸了个懒腰,本来迷迷糊糊的猫儿眼却又忽然地睁大了眼。
那是……什么?
刚刚……是不是有什么东西落下去了?
吴邪趴在窗台上向下看着,他刚刚似乎看见了一个粉红色的东西落下去了,似乎还是个大件。
“什么嘛……什么都没有啊……”凌晨的街道空无一人,路灯在街道上洒下一地的昏黄,有只黑猫灵巧地跳上了路灯,吴邪觉得有些凉飕飕的。
“嘶……眼花了眼花了继续睡觉去。”他小心声的碎碎念,可正在关窗户的动作却蓦地停住了...

第一次接触死亡事因为友人的车祸,到现在都记得友人苍白的脸颊和毫无血色的嘴唇,她苍白的手上布满了针孔,那时候我们都才初一,友人就那么离开了,友人是独生女,友人也是我唯一的友人,我为了友人生前的愿望而一直不懈努力,我迟早会踏入友人喜欢的大学,带着友人的份。

……在友人死后天天向墓地跑,天天向她的QQ发消息,一直对同学说她还在

【神罗】
呐呐,意大利
等我回来了
教我画画吧
【意呆】
还不可以
他还没有回来
我还不可以长大

谢谢地球是圆的
不然怎么会在磕磕绊绊回到原地后
还会看见语笑嫣然的你

来发瓶邪练个手

1.
这是霍秀秀第十次发呆了,手机铃声的声音又一次惊动了她。
“喂,是谁?”
电话那头是个好听的男声,“秀秀,是我,他出院了。”
霍秀秀手一颤,电话险些落下,她颤抖着问,“哪个他?”
“张起灵。”
————————————
张起灵出院了。
他的朋友们一起来接他出院,只是他觉得不对劲。
人似乎少了一个。
霍秀秀,解语花,黑瞎子,胖子,人不是到齐了吗?
可他为什么会觉得少了一个人?
怎么会少?
“嘿,哑巴,想什么呢,还留念医院?想念护士姐姐?”黑瞎子笑着拍拍张起灵的肩膀,“该回家了。”
好像也有人说过这句话,是谁呢?
张起灵没发现,他们笑得都很勉强,尤其是秀秀,几乎都要哭出来了。
在转身时,张起灵好像听到一句若有若无的话语。
“我...

 

© 成灰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