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么孤单,却说一个人好。

来发瓶邪练个手

1.
这是霍秀秀第十次发呆了,手机铃声的声音又一次惊动了她。
“喂,是谁?”
电话那头是个好听的男声,“秀秀,是我,他出院了。”
霍秀秀手一颤,电话险些落下,她颤抖着问,“哪个他?”
“张起灵。”
————————————
张起灵出院了。
他的朋友们一起来接他出院,只是他觉得不对劲。
人似乎少了一个。
霍秀秀,解语花,黑瞎子,胖子,人不是到齐了吗?
可他为什么会觉得少了一个人?
怎么会少?
“嘿,哑巴,想什么呢,还留念医院?想念护士姐姐?”黑瞎子笑着拍拍张起灵的肩膀,“该回家了。”
好像也有人说过这句话,是谁呢?
张起灵没发现,他们笑得都很勉强,尤其是秀秀,几乎都要哭出来了。
在转身时,张起灵好像听到一句若有若无的话语。
“我们回家。”
错觉吧。
————————————
回到这个阔别已久的屋子,一开门,便是灰尘漫天。
“哇哑巴你没叫人帮你打扫屋子吗?这么乱。”黑瞎子夸张的大叫着,解语花一脸嫌弃的看着他。
“我叫了人的。”良久,张起灵回答了他。
“谁?”霍秀秀有些警觉,不会是……
张起灵想了想,那个人的容貌隐在迷雾中,看不清楚,只是觉得,他很重要。
“唉唉小哥你怎么了,秀秀只是问了一句而已啊。”胖子颇为惊讶地问,“小哥你别哭啊,你似乎没那么脆弱啊。”
我哭了吗?他有些疑惑,一摸脸,满脸的泪水。
“小哥你知道吗,”霍秀秀异常认真地说,“那个样子真的很悲伤。”
悲伤至极啊。
2.
张起灵回来了,这屋子也必须要打扫了。
“诶诶胖子你干啥别乱动……小花哥哥快管管瞎子哥哥!……”霍秀秀那姑娘面对胖子他们毫无办法,而张起灵则站在一间房间前,满满的是疑惑。
毫无疑问,这是一间卧室,但他已经打扫出自己的卧室了,那这件卧室是干什么的?客房?自己似乎没有安排啊?
犹豫之后,他还是走了进去。这间房间很干净,和外面脏乎乎的客厅形成了鲜明对比,像是刻意打扫过似的,但仍抹不去有人生活过的痕迹。
是谁?是谁曾和我一同居住?
那个人的面容在迷雾中若隐若现,他听见他说“小哥”,声音里有化不去的温柔。
他到底是谁?
张起灵想从这个房间里找出一些能说明那个人的东西,或是说明那个人的存在的东西,但他只找到一副眼镜,简朴的黑框眼镜。
他认识的人里,没有戴眼镜的吧,或者这是霍秀秀的,这姑娘有时会戴眼镜。
打扫完毕,胖子在临走时问他,“小哥,你一个人没问题吗?”
“有什么问题?”他淡然回答道,“我从来都是一个人过的。”
胖子听了这句话,低下了头,小声说,“是啊,你一直只是一个人。”
3.
张起灵又一次梦见了他。
他站在乳白色的浓雾里,如幽灵般飘忽不定,他说:“小哥。”
这感觉真是坏透了,连续好几次梦见同一个人,自己还不知道他是谁。还有那幅眼镜,一直在提醒他:这里有一个你不知道的人生活过。
眼镜是霍秀秀的吧,他想,什么时候去还了。
霍秀秀是个机灵的爱笑的姑娘,张起灵去还眼镜时她还在,并且一直在笑——笑得快要哭出来似的,手将那副眼镜握得紧紧的。
在闲暇时,张起灵总在想那个被他遗忘的人,他觉得,心里似乎空荡荡的。
是错觉吧,他想。
————————————
这又是一个梦。
他看见自己站在大街上,身边是闪着红光的警灯,四周拉起了警戒带,他看见霍秀秀和胖子在外面哭喊着,如果不是黑瞎子和解语花拉住他们,他们已经冲进来了。他看见,解语花和黑瞎子同样已经泪流满面。
他看见自己似乎抱着一个人,衣服上沾满了鲜血,自己的脸上充满了悲哀。
他看见那个人伸出手,断断续续地说:“小哥,我……”
然后——梦醒了。
张起灵觉得这个梦荒唐极了,他摇了摇头,想去洗洗脸,却在镜子面前却愣住了。
镜子里的那个黑发黑眸的青年,不知为什么一脸悲伤。
4.
张起灵又不知从哪里翻出来一本笔记。
笔记的扉页用清秀的瘦金体写上了一个名字,张起灵不认识的人的名字,
吴邪。
吴邪,吴邪,张起灵的记忆里没有这个人的存在,可念出这个名字,心里却有一种莫名的情绪在蔓延,说不清是什么。
吴邪,吴邪。
下次问问胖子吧,或许他知道有这样一个人。
他放下笔记,带上门,他没有看见风吹过时,翻起的第二页用瘦金体所写着的一句话。
“以记我的爱人,小哥。”
—————————
“胖子,你认识写瘦金体的人吗?”张起灵在与胖子一起吃饭时漫不经心地问,在一起的解语花和黑瞎子动作一顿,马上又恢复正常,而霍秀秀手一抖,满满的都是震惊,胖子愣了一下,低下头淡淡说。
“怎么会有。”
怎么会……有。
—————————
“怎么办?”
“我们,好像瞒不过他了。”
—————————
回到家,张起灵又想到了那本笔记。
闲着也是闲着,不如翻翻看。
张起灵拿起笔记,开始翻看,不知为什么,他跳过了第二页。
一直到深夜,他一直都在看那本笔记,并且,他在笔记里看见了自己。
笔记的主人,也就是吴邪,记录了他的生活的一点一滴。
包括他的爱人,张起灵。
张起灵不知道拿着那本笔记拿了多久,待了多久。
之后,他向霍秀秀打了个电话。
“我记起来了。”
笔记的日期停留在张起灵进院的前一天。
—————————
“怎么办?”
“他全想起来了。”
5.
张起灵去见霍秀秀时,天下着大雨。
“……我明明答应了吴邪哥哥替他瞒一辈子的,结果你还是记起了。”霍秀秀站在雨里模糊不清地说,脸上不知是
雨水还是泪水。“你还是要去见吴邪哥哥的对吧。”
张起灵沉默了很久,后面才轻轻地说:“对。”
霍秀秀突然就笑了,笑得灿烂无比,她说:“听清楚,张起灵。”
“吴邪哥哥没说完的那句话是——”
“我爱你。”
她笑着笑着,忽然就控制不住夺眶的泪水,开始嚎啕大哭。
———————————
张起灵来到吴邪墓前的时候,天色已晚。
他修长的手指抚上墓碑上用瘦金体所书写的名字,渐渐向上,抚上凝固了的恋人的照片。
他说:“吴邪。”
虔诚地吻上恋人凝固的笑脸。
你看,我一直记得你。
我的恋人。
—————Fin—————

评论(1)
热度(2)
 

© 成灰棋 | Powered by LOFTER